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民间故事 >文章内容

石棺(37)

作者: 随寓而安 来源: 原创投稿 时间: 2013-05-24 阅读: 9092
  “师兄!是你?”“师妹!我可找到你了!”两人几乎同时惊叫了起来。      原来,男子正是云松。      离别了将近两年之后,师兄妹终于重逢了!他二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,不禁热泪盈眶。他俩久久地互相凝视着,却都激动地说不出话来。      过了约有一盏茶的功夫,云莺打破了沉默:“师兄,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快对我讲讲。”      “唉!一言难尽呀。”随后,云松便对云莺讲了自她离去后,戏班里发生的事情。      老板和老板娘发现云莺出走之后,派人四处打探,找了多日也无结果。老板娘直气得七窍生烟,她把怨气全洒在了钟师傅身上,没少借故挤兑钟师傅。直到后来钟师傅也离开了戏班,老板娘的心态才渐渐地平和下来。      自从云莺出走之后,老板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终日沉默寡言。有一日,老板叫云松陪他出去走走,到了一个酒肆门前,父子两人走了进去,烫了一壶酒,点了几个下酒菜儿。      老板似有心事,一直闷着头喝酒,云松见状也不敢多问。直到义父喝到半酣之后,他才对云松打开了话匣子:“松儿,你可知为父这大半生做过哪些对的事、哪些错事儿?”      “孩儿不知。”听到义父如此问话,云松一头雾水,摇着头答不上来。      “你三岁那年,为父在大雪地里捡到了你,把你带回了家,又把你养大成人并认做义子,这件事无疑是对的。如今你还成了戏班里的台柱子,我心中甚是欣慰。”老板说道。      “义父对孩儿有天高地厚之恩,孩儿永世不忘。”云松答道。      “唉!可是为父做错的事儿倒比做对的事儿多呀。”老板叹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,满脸的懊悔之色。      “义父何出此言?”云松问道。      “为父自认了你为义子之后,在你娘的撺掇之下,又先后纳了玉琳、小红两房妾室,为的是给我生个一男半女,这是我做的最大的错事儿。虽然我纳了妾,却保不住她们,这你也知道,她俩先后都走了,死得好惨哪!”说到这里,老板不免伤起心来,落下了几滴老泪。      “你娘的心太狠毒啦,她既然容不下别的女人在我身旁,却又偏要鼓动我再纳云莺为妾,我一时糊涂,竟然同意了。这又是错事儿一件。”老板一边叹道、一边一拳砸在桌上,震得酒碗蹦了一下。他接着说道:“幸亏莺儿没有顺从,她出走得对呀,不然,恐怕也摆脱不了重蹈玉琳或小红覆辙的厄运。”      云松点了点头,同意义父之言。      “松儿,为父知道莺儿是个好孩子,也知道你们师兄妹俩早有情意,要不是你娘的撺掇,非让我纳其为妾,她怎么能逃走呢?为父真是荒唐啊!”说到这里,老板满脸的悔意。      “莺儿是不可能再回戏班来了。松儿,你去找她吧,别让你俩的情意落了空。”老板接着又对云松诚挚地说道。      “孩儿还要在爹娘的跟前尽孝,不能离开戏班。”云松摇头回答。      “松儿,你有如此孝心,为父心里很满意。只不过流年似水,你若不尽早去寻找莺儿,一旦她嫁给了别的男人,你定会抱憾终身的。”老板点拨了云松一下。      老板继续说道:“孩子,你好好思量一下吧,想好了之后,就瞒着你娘去找莺儿吧,剩下来的事情由为父来应付。”老板最后又果断地对云松说:“为父真心地盼着你早些找到莺儿,结为连理啊!”      听着义父的肺腑之言,云松感动得热泪盈眶。      后来,云松依照义父之言,瞒着义母离开了戏班。他先辗转找到了钟玉翠,打听了云莺的去向,再转道西行,终于在山村里与日思夜想的师妹重逢了。      云松与云莺历尽磨难,终于喜结连理。不过,他俩成婚后,云松也没有再回戏班去唱戏,而是与云莺仍旧留在了山村里,过起了男耕女织的平淡生活。      ……      再说云莺接到师傅的飞鸽传书之时,恰巧如雪陪着婆婆回娘家探亲,也正好来到舅舅家。如雪听说干娘传唤云莺今夜子时去密室有要事相商,便要一同前来,为了是能见到干娘。所以,云莺和如雪便一同赶来了。      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