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故事 >文章内容

爹心娘心

作者: 马敬福 来源: 《故事家》2011年第01期 时间: 2013-05-24 阅读: 8437
  一、攀上高枝  李家宝足李单传和丁文秀的独生子。因为就这一个孩子,两口子把李家宝当成了宝贝疙瘩,从不敢让李家宝受一点儿罪。  李单传是地道的农民,他就想,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,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再像自己一样受这份累,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把儿子培养成才。丁文秀也是这样想的,说只要儿子好,她豁出命去都干。  两口子说到做到,自从李家宝能走会说,两口子就变着法地满足他的所有要求。眨眼之间,李家宝就上了大学。为了供李家宝上大学,两口子累得老了二十岁,还不到五十岁,就已经头发花白,满脸皱纹了。  每次李家宝同家,李单传两口都提前把学费、生活费准备好。他们让李家宝在外面别委屈自己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不用为钱发愁,有爹娘呢。李家宝在学校也真是花钱如流水,别人问他父母是干什么的,他说父母开着大公司。其实,李单传和丁文秀就种着i亩大棚,每天起早贪黑,累死累活,一日三餐粗茶淡饭,炒菜连油都舍不得放。  李家宝上大三的时候,见有钱的同学都买了跑车,就跟李单传说也要买一辆跑车。可一辆跑车便宜的也要十几万呢,家里哪有那么多钱呢?李单传和丁文秀商量来商量去,觉得还是得给儿子买。于是,他们把家里十间房卖了,凑了十几万块钱,打到了李家宝的银行卡里。  李家宝买了跑车,李单传两口子却搬到地里住进了大棚。村里人问他们为什么卖房子,他们说儿子在城里开了大公司,等儿子毕业了,就接他们进城了,家里房子也就没有用了。村里人们一听,全都羡慕得不得了,说李单传这儿子可没白花钱,人家出息了,花多少钱都值。  转眼李家宝大学就毕业了。毕业之后,李家宝在人才市场转了半年也没找着工作。怎么回事儿呢?李家宝高不成低不就,活太累他不去,挣钱少他不去,公司没有名气他不去。他就想找个又轻松,挣钱又多的地方去上班。可现在哪家公司也不缺爷,他也就没事可干了。  李家宝找不着工作,可每天的花销一点儿不少。他住的是最好的学生公寓,吃的是学校里最好的饭菜,穿的是最高档的衣服,去的是最能花钱的地方。  每天,李家宝都要到“富豪酒吧”去,在那里K歌、喝酒,大把大把地花钱。却不知他每唱一首歌,就唱没了李单传的一畦青菜,每喝一瓶酒,就喝干了李单传两口子半年的汗水。  这天,李家宝在酒吧里遇到一个女孩。这女孩叫裴小娜,也和李家宝一样,在酒吧里花钱如流水。两个人一聊天,还挺投机。裴小娜说她父亲也是开大公司的,固定资产有十几个亿,但她不想到父亲的公司去上班,她要好好享受几年再说。  李家宝听说裴小娜家里有钱,就想把裴小娜追到手。他想,如果裴小娜嫁给他,他就成了亿万富翁的女婿了。亿万富翁的女婿能差得了吗?到了亿万富翁的公司,最少也得给个部门经理干吧?李家宝拿定主意,就开始对裴小娜发起进攻。  李家宝频繁约裴小娜见面,给裴小娜买戒指,买项链,带裴小娜吃海鲜喝咖啡,不到一个月,李家宝就把银行卡里的几万块钱花得差不多了。李家宝给李单传打电话:“爹,我没钱了,你再给我卡上打五万块钱。”李单传在电话里吭哧了半天,说:“行,你等几天,等几天我把钱凑齐了给你打过去。”李家宝说:“你可快点啊,我这急等着用钱呢,我正和亿万富翁的女儿谈对象呢,谈成了我就是亿万富翁的女婿了,以后再花钱就不愁了:”李单传说:“我知道,我知道,我跟你娘抓紧给你凑钱。”  给李单传打完电话,李家宝继续疯狂追求裴小娜。裴小娜一看,李家宝真舍得为她花钱,就动了心,答应嫁给他,但要征求一下爸爸的意见。李家宝一听,乐得把裴小娜抱起来转三圈儿,说:“好好,我们马上就去见叔叔。”  这天,裴小娜把李家宝领到了一栋写字楼里。上了楼,裴小娜说:“这一层楼都是我爸爸的公司,光员工就几百号人呢。他要是看上你,说不定会给你个副总干。”李家宝笑得合不拢嘴,说:“那当然好。”  在一个宽大的办公室里,李家宝见到了裴小娜的父亲裴总。裴总问:“你真的愿意娶我女儿?”李家宝说:“愿意,一百个愿意。”裴总点点头:“好!不过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明白,我这个女儿花钱大手大脚惯了,你娶了她可不能让她受委屈。”李家宝说:“那是,那是。”裴总又说:“还有,你们结婚我暂时不会出一分钱,我要看看你对我女儿是否真心,如果你是真心对她好,我会把你们结婚用的钱十倍还给你。”李家宝说:“这个我知道,我对小娜绝对是真心,没有任何企图。”裴总说:“那就好,结婚的事你们就自己商量吧,举行婚礼的时候我参加,现在我很忙。”李家宝和裴小娜起身告辞,出了写字楼。  很快,裴小娜开出了和李家宝结婚的条件:一栋价值一百万元的小别墅,一辆价值三十万元的跑车,一场开销二十万元的婚礼。李家宝一算,和裴小娜结婚,我得先花掉一百五十万元,我们家有那么多钱吗?  二、意外之财  李家宝想来想去,还是给李单传打了电话。说自己要跟裴小娜结婚,急需一百五十万元,让李单传想办法。  李单传和丁文秀一听儿子要一百五十万元,当时就傻了眼。家里就剩三亩大棚了,一百五十万元?打死他们也弄不来呀。李单传跟李家宝说:“儿子,爹娘真是没办法了,一百五十万元拿不出来呀。”李家宝一听就急了:“你们这不是成心想坏我的好事吗?你们就是不想让我过好日子,要是没有一百五十万元,我就不活了!”李单传吓坏了,赶紧说:“儿子,别急,爹给你想办法。”  李家宝一边等李单传的钱,一边自己想法儿。他想,现找地方上班挣钱是来不及了,得想点挣钱快的道儿,能挣多少挣多少,把日常花销挣出来,爹娘给了钱不就都能用到结婚上了吗?李家宝想到了黑出租,他老去酒吧、歌厅那种高消费的地方,知道去那地方的大多都是有钱人,喝醉了坐车从来不砍价,要多少给多少。行,就干黑出租。  李家宝就在城里的酒吧、歌厅、西餐店转开了,看见有喝醉的出来,就凑过去问坐不坐车。  那天,李家宝刚把车停到酒吧门口,一个秃子提着一个黑皮包,从酒吧里晃晃悠悠出来了。走到自己车前,怎么也打不开车门了。李家宝一看,这位喝得真不少,就走过去,说:“老板,坐我的车吧,你喝那么多酒自己开车很危险的。”秃子眯着小眼看看李家宝,猛地一拍李家宝的肩膀:“说得有理,安全第一,你把我送回公司,我给你两千块钱!”李家宝说声谢谢,扶着秃子上了自己的车。  李家宝把秃子送到一栋写字楼下,秃子从怀里掏出两沓钞票:“给,两千,拿着,甭客气。”李家宝一看,秃子给他的是两万元,乐得赶紧下车开门,把秃子扶下车。李家宝坐回车上一看,秃子那个黑提包还在,刚才下车的时候忘拿了。他把提包拿过来,拉开一看,眼珠子都直了,提包里一沓一沓的钞票,得有一百来万。李家宝的心怦怦狂跳起来,赶紧开车走了。  一路上,李家宝的心一直都在嗓子眼里蹦。自己现在正急等着用钱,爹娘那边一时半会儿肯定也弄不到那么多钱,这是老天爷给自己的一个机会呀。这钱自己先用着,要是以后被警察找着,用爹娘给的钱还秃子就是了。李家宝这么一想,心里就踏实多了。  第二天,李家宝领着裴小娜买房、买车,不到一天,就把结婚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。裴小娜见李家宝真那么有钱,高兴得把李家宝的脸亲成了橘子皮。她跟李家宝说,三天以后就结婚,时间长了怕她爸爸反悔。  李家宝和裴小娜的婚礼隆重得让人瞪眼,彩车一百多辆,伴郎、伴娘六十多位。城里最好的礼仪公司主持婚礼,酒席摆了整整一个酒楼。裴小娜说了,不管是不是她的亲戚朋友,只要那天到酒楼吃饭,全都免费喝她的喜酒。有这么好的事谁不去呀?婚礼还没开始,酒楼里等着吃饭的人就挤满了。  李单传和丁文秀也来了,但身份是“全球无公害蔬菜经销总公司”经理和财务总监。为了不让爹妈丢人,李家宝精心把爹妈打扮了一番。裴小娜爸爸见了两口子很是热情,说裴小娜从小娇生惯养,还希望二老以后多多指教。两口子哪敢说话,只是一个劲儿地赔笑。  婚礼结束以后,李家宝送走了所有客人,把李单传和丁文秀叫到了一边,小声问:“爹、娘,我跟你们要的钱准备好了吗?”李单传说:“你这婚事不都办完了吗?怎么还要钱?”李家宝说:“办是办了,可我花的钱来路不正!”李家宝把自己吞了秃子的钱急用的事一说,李单传和丁文秀吓得直哆嗦:“儿啊,你怎能干这事儿呢?那钱你要是还不了人家,你不就得蹲大狱去吗?你要是蹲了大狱,我们可怎么活哟!”  三、倾家荡产  李家宝把李单传和丁文秀送到汽车站,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要想让他以后过上好日子,就得回去赶紧给他准备钱,不然的话就等着到监狱里去看他吧。李单传和丁文秀还能说什么,含着眼泪坐上了汽车,让李家宝别着急,他们回家就想办法。  李单传和丁文秀走了以后,李家宝就开始为那一百万提心吊胆,晚上做梦都梦见警察把他抓走了。裴小娜不知道这些,每天依然出入高级消费场所,替李家宝大把大把花钱。裴小娜说了,她家有的是钱,如果李家宝不想让她花钱,她就回娘家。反正老爸正在考验李家宝,要是老爸看出李家宝对她不是真心,而是以结婚为名惦着她的家产,那他就甭想让老爸十倍给他结婚的费用。李家宝能说什么?只能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,让她花吧,反正将来一块算账。现在李家宝不怕裴小娜花钱,就怕他还没凑齐一百万,警察就先把他逮着了。  李家宝一想,与其在城里整天提心吊胆,不如到乡下家里躲躲去,既能催着爹娘快点凑钱,又省得让秃子在路上看见。李家宝拿定了主意,就开车回家了。  李家宝的汽车一进村,乡亲们全都围了过来:“哎哟,是大宝回来了?听说你在城里开了大公司,还娶了亿万富翁的女儿!大宝真是出息得不得了啊,这回回来是接你爹娘进城的吧?快去地里看看去吧,你爹娘正在地里收拾东西呢。”李家宝一听,当时就愣了:“我爹娘在地里收拾东西?他们怎么不在家里呢?”乡亲们说:“你还不知道呢?你爹说家里的房没用了,早就卖了,这回说大棚也没用了,也卖了,正收拾东西准备和你一起进城呢。”李家宝傻了,闹了半天,我家的东西全都卖光了,那爹娘上哪儿住去?跟我到城里住去?时间长了,那还不露馅儿?  李家宝开车刚到地头,李单传和丁文秀就背着包袱走出来了。李家宝迎上去:“爹、娘,你们这是要上哪儿去呀?家里的东西怎么都卖了?”李单传一见是儿子,叹了口气,说:“儿子,不卖房子卖地,我们上哪给你弄钱去?你买汽车的时候,我们就把房子卖了,现在你又要那么多钱,我们只好把地也卖了。”李家宝咧嘴了:“那,以后你们住哪儿啊?”李单传说:“你先让我们上车吧,出村再说。”  李单传和丁文秀坐上了李家宝的汽车,在村里转了一圈儿,和乡亲们告了别,说是到城里跟李家宝一起去住。乡亲们全都出来送行,有的一直送他们出了村子。  路上,李单传把卖大棚的三万块钱交给李家宝,说:“儿子,这钱你先拿着,剩下的钱过些日子会有人给你打卡上,你就放心吧。”李家宝不明白李单传的意思,问:“谁给我往卡上打钱?你们呢?”丁文秀再也忍不住了,吧嗒吧嗒掉下了眼泪:“儿啊,你就甭管我们了,一会儿找个地方停下,我们有话跟你说。”李家宝更蒙了:“娘,你哭什么?等我把借用人家的钱还了,我就跟小娜爸爸说,到他的公司里去工作。他就这么一个女儿,他的公司,他的家产早晚都是我的,等我有了钱,你们不就有好日子过了?”李单传说:“我们过不过好日子无所谓,只要你这辈子不受委屈就行了。”说着话,汽车已经开到了一片小树林附近。李单传让李家宝停车,三个人走进了树林。  李单传和丁文秀在树林里看看,丁文秀说:“他爹,我看这地方就不错,不行就在这里吧。”李单传点点头:“行,这里风水挺好,大宝以后日子不会错。”两口子这番话,说得李家宝如坠五里云雾:“爹、娘,你们到底要干什么?”李单传说:“儿子,这事儿你甭管,你就照我们说的做就是了。”说着,从包袱里拿出一样东西。李家宝一看,当时就愣了,那是一个小棺材,棺材前面还镶着李单传和丁文秀的照片。丁文秀也解开包袱,从里面拿出一块木板,上写:“先父母李单传、丁文秀之墓,孝子李家宝立。”李家宝当时就急了,把木板抢过来:“爹、娘,你们活得好好的,弄这东西干什么?赶紧砸了它!”  李单传夺过木板,说:“儿子,爹娘早晚都得死,我们这是提前让你把我们的后事办了,再往后的事你就甭管了。”李家宝说什么也不答应,他再不懂事,也知道这事不对呀,坚决让李单传把棺材和木板都砸了。最后,李单传急了,说:“儿子,你还想不想要那一百万?你要是想要钱,就听爹娘的话,把爹娘的棺材埋了,墓碑立上。要是不想要那一百万,爹娘就跟你进城去住,你养着爹娘。”李家宝既想要那一百万,又不想让爹娘跟他在一起住,瞪了半天眼,说:“那,我埋完棺材,立完墓碑,你们上哪儿去?”李单传说:“你拉我们进城,别的事你就甭管了,爹娘小会给你脸上抹黑,你就放心吧。”李家宝一看,既然如此,那就照爹娘说的办吧。  李家宝埋了棺材,立了墓碑,在坟前烧完了纸,心里觉得很别扭。我爹娘还活着呢,我就给立碑烧纸,这叫什么事儿啊?丁文秀一直在那掉眼泪,哭得真像是死了人。李单传说:“行了,咱俩这不埋到一块了吗?谁也分不开咱们。”丁文秀流着眼泪拉住李家宝:“儿啊,你要记住,以后就到这个地方多给爹娘烧点纸,爹娘在阳间享不着福,到了阴间要好好享受享受。”李家宝实在受不了了,抱住丁文秀哭了:“娘,你别说了,儿子会让你们享福的,会的。”丁文秀抱住李家宝:“儿子,有你这句话,娘就知足了。”说着,便和李家宝哭作一团。  四、满汉大葬  丁文秀和李家宝娘俩哭,李单传也在一旁掉眼泪。哭了一会儿,李单传说:“行了,别哭了,还是办正事要紧,咱们赶紧进城吧。”李家宝擦把眼泪,扶着丁文秀上了车。  进城之后,李单传让李家宝把他们两口子放到十字路口,然后该干吗干吗去。李家宝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车,还是有点不放心,问李单传他们住哪去。李单传说:“你就甭管我们了,记着要是有人给你卡上打了钱,给我们打个电话。”李家宝说:“行,那你们先在外边忍些日子,我跟小娜再编个瞎话,过些天就把你们接过去。”丁文秀摸着李家宝的头,说:“好了,你以后能过上好日子,我们就知足了,记着到时候给我们烧纸啊。”李家宝一听这话,心里不好受,说:“你怎么又提这个?行了,我就再让你们给我弄这一回钱,以后我好好养着你们不就得了。”说完,开车就走。  回到家里,裴小娜正在镜子前试刚买的高档时装,李家宝走过去,把裴小娜拉到沙发上,说:“小娜,为了咱们结婚,我爹娘没少花钱,现在金融危机的后劲还没过去,爹的公司资金有点紧张,你能不能跟你爸说说,借给我爹点钱救救急?”裴小娜摇摇头:“这恐怕不行,我爹现在还考验你呢,他看你爹不像开公司的,倒像个农民。”李家宝一听,脑袋耷拉了下来,裴总眼还真尖,一下子就看出我爹是个农民,这可怎么办呢?  过了几天,李家宝觉得他和裴小娜总在家里坐吃山空不是个事儿,就跟裴小娜商量,能不能到裴小娜爸爸的公司去上班。裴小娜还是摇头,说:“我爸说我只知道花钱,什么事也做不好,他对你又不太信任,恐怕上班的事也不行。”李家宝真急了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难道你就老这么啃我呀?”裴小娜也急了:“我都嫁给你了,难道你想要啃我呀?你不是有钱让我啃吗?你要是没钱,跟我装什么大瓣蒜啊?”李家宝无话可说,急得在屋里直转圈儿。  李家宝正在那干着急,裴小娜的爸爸打来了电话,说他的朋友屠老板的老父亲死了,他没时间去,让裴小娜和李家宝去。  李家宝和裴小娜赶到举行葬礼的地点,见那里已经摆了几口棺材。三十多个“大了”在那张罗着,棺伞、棺罩遮天蔽日,几百名杠夫排得整整齐齐。李家宝一打听,才知道这“满汉大葬”是怎么回事。  原来这屠老板太有钱了,想把老爸的葬礼按明清皇葬的规模办。老爷子还没死,他就开始张罗给老爷子找三妻四妾、总管、用人陪葬,谁家的老娘要是死了,愿意给屠老爷子陪葬,就能得到一大笔补偿。李家宝一听,这屠老板真是烧包啊,他这么大办丧事儿,有关部门也不管?“大了”说:“人家屠老板有钱呢,方方面面都打点好了,大办丧事又不违法,又不扰乱社会治安,谁管呢?”李家宝一想也是,现在有钱什么事不能干?  突然,李家宝的手机来了短信,一看是银行的通知,有一百五十万元已经打到了他的银行卡上。李家宝赶紧给李单传打电话,说钱已经打到卡上了,问李单传和丁文秀在哪里。李单传没说话,丁文秀在电话里喊了一句:“儿啊,爹娘这辈子就这么大本事了,你要好好活呀,别忘了到时候给爹娘烧纸!”李家宝觉得不对劲,可电话断了,再打,无法接通。  五、浪子悔悟  李家宝正在反复拨李单传的电话,人们突然往广场上的一排房子跑去。有人还高喊:“快去看呢,还有两个陪葬的没死呢,马上就要上吊了。这是活人陪葬,新鲜呐!”李家宝一听,也拉起裴小娜往那排房子跑去。  李家宝和裴小娜使出吃奶的劲挤到窗户前,往屋里一看,屋里有两个人正往房梁上系白绫子。而那两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李单传和丁文秀。李家宝一看,眼泪当时就下来了,原来陪葬的是我爹我娘。他疯了似的推开人群,冲进屋里,哭着高喊:“爹、娘,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  李单传和丁文秀先是一愣,然后走到李家宝跟前。丁文秀说:“儿子,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,能用爹娘的命换你以后的好日子,我们认了。”李家宝眼都红了:“你们说什么呢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  李单传叹了口气,说出了事情的原委:他正害怕筹不到钱儿子蹲大狱时,听别人说城里的屠老板要高价给老爷子找陪葬的人,就找上了门。屠老板拒绝了,说活着的人陪不了,公安局不会同意。从屠老板那里出来,李单传两口子反复商量后下定了决心。他们再次找到屠老板,说屠老爷子什么时候出殡,他们就什么时候死,自己写遗书,是自杀,绝对跟屠老板没任何关系。可有一样,屠老板必须在他们临死之前,把一百五十万元打到儿子的银行卡上,他们确认儿子收到了钱才自杀。屠老板还是没同意,李单传和丁文秀给屠老板跪下了,说屠老板要是不答应,他们就当场撞死。就这样,李单传和丁文秀才回家处理后事,然后让李家宝给他们立了衣冠冢。  今天就是屠老爷子出殡的日子,屠老板让人往李家宝卡里打了一百五十万元,告诉李单传和丁文秀,如果不想死就把钱退回来,他再到火化厂找两个死的陪葬。李单传和丁文秀坚决要死,得知李家宝收到了钱,就准备上吊。  李家宝听李单传说完,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跪在两口子面前使劲抽自己的脸。他说自己不是人,为了自己过舒服日子,竞把爹娘挤兑得上吊给人陪葬,真正该死的不是爹娘,是他。李单传两口子见儿子心里还有爹娘,激动得抱住李家宝号啕大哭。李家宝抱住李单传和丁文秀,流着眼泪说:“爹娘,我不要钱,我只要爹娘,千金万金也买不来爹买不来娘!我以后好好做人,好好挣钱,好好养活你们两个,绝不再向你们要钱了。”说着,李家宝站起身掏出银行卡,“爹、娘,我把钱还给屠老板,咱们回家!”  李家宝一转身,刚好和随后赶来的屠老板打个照面。一见屠老板,李家宝吓了一哆嗦。那屠老板不是别人,正是把提包丢到他车上的秃子。屠老板也认出了李家宝:“噢,你是那个开黑出租的,我的一百万元现金丢到你车上了,我都找你一个多月了。这回你自己送上门来,正好,我这就打电话报警!”李单传和丁文秀一听,双双跪到屠老板面前:“屠老板,您就高抬贵手,饶了他吧,你的钱,我们以命偿还,我们还给老爷子陪葬。我们这就死,这就死!”李家宝拦住爹娘,说:“不行,他的钱我会一分不少地还给他!”说着,李家宝叫来裴小娜,说:“小娜,现在我急需钱救爹娘,你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,你就跟你爸说说,先借我一百万,以后我当牛做马也会把这钱还给他。”  裴小娜早被李单传和丁文秀的举动搞得泣不成声了,李家宝这么一说,裴小娜更是泪如雨下,扑通一声跪到李家宝面前:“家宝,我对不起你,其实我也是穷苦人出身!我的父母远在山村,因为我贪图享受,把父母逼得四处借债。我想找一个有钱的丈夫当靠山,就骗你说是亿万富翁的女儿。其实,我那个‘爹’是我以前的一个老板,他每次和我演双簧,我都要给他钱。我和你是一样的人,都是只知啃老的败类!现在我也后悔了,我们把房子、车子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,把钱还给人家。如果不够,我们以后好好工作,挣钱还债,养活父母,你看行吗?家宝,我现在真的好后悔,看到伯父,伯母这样,我想到了自己的父母,他们现在也不知过的是什么日子。”  李家宝一看,原来自己做了一场黄粱梦,多亏梦醒得早,不然就把爹娘活活害死了。李家宝对屠老板说:“我现在可以跟你订一份还款计划,我的房子、车子都卖了,给你一部分,剩下的分五年还清。如果你不愿意,我就去自首,剩下的钱只能等我出狱之后再说了。”屠老板看看李单传和丁文秀,又看看李家宝和裴小娜,说:“好了,看在你们爹娘的分上,我和你订个还款计划。你们也不用急着把钱还给我,十年之内把那一百万元还清就可以,但有一条,你们必须对父母尽足孝道,不然的话,我随时到法院起诉你们!”李家宝一听,激动得拉住了屠老板的手:“谢谢,谢谢您,我们一定好好孝敬父母,绝不让父母再为我们受半点罪。”李单传和丁文秀也对屠老板千恩万谢,还一个劲儿为搅了屠老爷子的葬礼道歉。屠老板说:“没什么,人活一个孝,死孝不如活孝,能把两个啃老娃教育出来,老爷子的葬礼搅了也值。”  李单传和丁文秀在李家宝和裴小娜的搀扶下走出了人群。人们在背后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但更多的人在流眼泪。人们为那对可怜的父母掉泪,为爹心、娘心掉泪,为那些啃老的孩子们掉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