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现代故事 >文章内容

童真无敌

作者: 刘德 李克南 来源: 《故事家》2011年第03期 时间: 2013-05-24 阅读: 13834
  冤家宜解不宜结,可说来容易做来难。而纯真善良的童心是无敌的,它能化解诸多刻骨仇恨……  一、渡口惊魂  宋仁宗宝元年间,汴梁城北30里的黄河凤陵渡,有一个靠摆渡、打鱼为生的梢公年大水。年大水憨厚老实,虽其貌不扬,却娶了个端庄机敏、如花似玉的妻子年氏。更让他高兴的是,6岁的女儿聪明伶俐,乖巧可爱,人见人夸。  这年7月中旬,由于连日大雨,河水暴涨,年大水只好锁牢渡船在草屋里休息。傍晚时分,一个在汴梁做生意的40多岁的男子,急匆匆地来到渡口,说其老父亡故,急于回家奔丧,请船家摆渡。年大水见他是个孝子,又有重金相酬,便答应冒险送其过河。哪知小船下水不久,就被洪峰打翻,幸亏年大水水性好,一番舍命相救,才将那人拖上岸来。随后,年大水把他扶进渡口边的草屋里,让其换上自己的干衣服。  可能是因冒雨赶路、落水受凉的缘故,那入夜里竟发起高烧来。年大水给他熬了姜汤喝下,直到天快亮时,那人才昏昏睡去。  第二天一早,年氏带着女儿小英子给丈夫送饭。距草屋还老远,小英子就欢快地喊:“爹爹,我娘给你煮了鸡蛋,还给你带了一葫芦酒呢。”  年大水闻声从屋里走出,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抱女儿玩耍,而是一脸惊恐地对她们做了个“噤声”的手势,小声地对女儿说:“英子,你先去玩,我给你娘说个事。”然后就压低嗓音说,“英子她娘,有大麻烦了,我昨天救的那个落水客人,可能是前些天官府大肆搜捕的大盗。”  年氏紧张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他是大盗?”  年大水说:“一大早,我去洗那人昨夜换下来的湿衣裳,用手一拎沉甸甸的,打开一看,哎哟,我的娘呀,缝在腰间一个细长的布袋子里,竟然装了不少珠宝首饰。前些天我去城里时,曾见到过抓捕大盗的布告,我细看那人的脸,越看越像布告上的画像。”年大水平素遇事都是靠精明能干的老婆拿主意,此时,他简要说完事情经过,就急急地问老婆,“是趁着他还没醒报官,还是快叫醒他,送他走?”  年氏定定神说:“剐着急,我先去看看再说。”  年氏走进草屋,见那些珠宝样样华美精致、价值不菲,想必都是盗自官宦之家。那人躺在床上,满脸通红,仍是高烧未退。看过之后,她也觉得这人有些面熟,似曾在哪儿见过。正思量间,突然听到不知何时进屋的女儿问:“爹爹,这个人是谁呀?怎么大白天还睡懒觉?”年大水忙敷衍说:“这个伯伯生病了。”  小英子听后,学着自己生病时娘摸其额头的样子,走过去把小手放在那人额头上,然后对爹爹说:“这个伯伯的头好烫,他在发烧呢,快给他捂个湿毛巾。”  年大水不忍心拂了女儿的好意,就把一块布巾递给她,随她去折腾。哪知女儿做完这些,又从身上的口袋里掏出个鸡蛋,稚声稚气地说:“娘,你给我的这个鸡蛋我不吃了,让生病的伯伯吃吧。”  看着女儿纯真无邪的举动,年氏强忍住恐惧,说:“真是我的乖女儿!你把鸡蛋放在伯伯床边吧,等他醒来后吃。”  年氏拉着丈夫退出草屋,刚到门外,忽然听女儿在屋里说:“伯伯,你怎么哭了?是不是头痛得厉害?你要听话,要赶快吃药。我娘说,吃过药病就好了。”接着,传来一阵那人压抑而伤感的哭声。  年大水闻声又走回来,惊奇地看见那人正像个孩子似的泪流满面。难道这人不是官府缉捕的大盗?他疑惑地走过去,安慰说:“这位客官,你不必担心,你只是落水受凉,偶感风寒,喝两回姜汤就好了,误不了你回家奔丧。”  那人擦去脸上泪水,摇摇头说:“老弟有所不知,我大半生操劳奔波,无儿无女,刚才你女儿一番言行,让我不禁想起小时候生病时,母亲百般疼爱和照料我的情景。心神一时激荡,难以自控,让你见笑了。”年大水这才明白,敢情这人无后,是女儿稚气而真挚感人的行为,无意中触动了他的伤心之处。  那人见年氏一直盯着他放在被子里的右手,就故意与年大水搭讪:“老弟,你和弟妹好福气,我要是有你们这样一个乖巧、懂事的女儿,也不枉苟活一世了。”  一旁的年氏听他这么讲,眼珠一转,接茬说:“你要是不嫌我们高攀,就让我女儿认你做干爹吧。”  那人愣了一下,随即说:“你女儿小小年纪就如此聪明、善良,日后必当富贵无量,我一个落魄商人,怎配做她的干爹?”  年氏不死心,又说:“你和我家当家的,黄河浪里死里逃生,也是缘分,不如你俩结拜为异性兄弟,这样,我的女儿也就是你的女儿了。”  那人想了一下,点头答应了。接下来,丈夫喊上年氏一块出门,准备结拜事宜去了。到了屋外,年大水低声问妻子:“你确定他不是坏人了?”  年氏小声回道:“不,他就是那个被官府通缉的大盗。我第一次进屋时,就瞥见他耷拉着眼皮,用眼角的余光看我们,显然,小英子在门外喊你时,已经惊醒了他,咱们的话他可能都听见了。要不是女儿的童心善举,无意间触动了他一念之仁,说不定咱早就被他杀人灭口了。你没见他那只胳膊始终放在被子里面吗?我敢肯定,他手上握有尖刀之类的凶器。”  “既然你已断定他是大盗,为什么还要我与他结拜?”  “我听说江湖中人最讲‘义气’二字,我主动提出结拜,就是暗示他,咱们不会出卖他。我特意说咱的女儿就是他的女儿,目的是防止他伤害小英子。你假装与他结拜,用酒灌醉他,咱再见机行事。记住,千万不能惊慌,以防露出破绽。”  年大水佩服地向妻子点点头,赶忙提上酒葫芦进屋去了。  二、冤家路窄  年大水进屋刚一会几,年氏就端着鸡蛋和咸菜进来了。两人插好艾蒿,摆好酒菜,欲结拜时,那人突然止住他们,面色沉重地说:“两位恩人,结拜之前有件事我必须先说清楚:我以前对你们说了假话,我祖上是做生意的不假,而我则是被官府追得亡命天涯、,自称‘替天行道’的独行大盗,我的真名叫夏殷志。说来惭愧,就在先前你们进屋之前,我还想对你们杀人灭口呢,是你们女儿的童真,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。”说着,从被褥下面拿出一把锋利的尖刀。  年大水见事情果然像妻子猜测的那样,心里不由一阵后怕。这些年来,年大水早就耳闻。京城一带出了个专盗贪官污吏的侠盗,想不到他竞来到了自己面前。望着眼前这个自报家门的侠盗,此时的年大水反倒坦然多了。因为据他分析,一定是自己一家的善举感动了他,他才主动暴露身份。既然他敢暴露身份,说明他不会再伤害自己,况且,侠盗一般不会轻易与贫苦百姓为难。那人见他们夫妇并不计较,才按照当地习俗,燃艾为香,饮酒盟誓,与年大水结拜为兄弟。  喝酒时,年氏极尽女主人之道,劝那人多喝几杯,祛除风寒。夏殷志也不客气,与年大水对饮起来。时间不长,一葫芦烧酒就喝下了大半。夏殷志哪里知道,这酒虽是本地土酿烧酒,酒劲却非常大。年大水常年在风里浪里拼搏,日日离不了酒,且酒量奇大,夏殷志哪是他的对手,不久就醉倒了。  年大水把他往床上抱时,因其个头过大,加之自己又喝了不少酒,怎么也抱不起来。妻子见状,忙抱住那人的头部相帮。令年大水想不到的是,他们抱起夏殷志刚走两步,妻子突然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两手同时撒开。要不是年大水眼疾手快,用力抱住,非把那人狠摔一下不可。年大水放下那人,疑惑地抬头看妻子时,发现她两眼圆瞪,面如白纸,立在那里像根木头一般。  年大水顾不上夏殷志,忙把妻子拉到门外,小声问她为何?不料,醒过神来的妻子竟恨恨地说:“老天有眼,今日让这贼子撞在我的手里!英子他爹,你快去把那恶鬼杀了,给我爹爹报仇。”  年大水听着妻子答非所问、不着边际的话,以为她脑子出了毛病,忙连哄带劝地安慰说:“英子她娘,你是咋了,咋净说胡话哩?”哪知妻子竟说她没说胡话,这人就是当年害得她家破人亡的恶魔。  “啊,真的,你可别弄错了啊?”这一回轮到年大水吃惊了。  “错不了。”妻子肯定地说,“当年,就是他把我从家里骗出来,一路上背着我走,他左耳后那道紫红疤痕我到死都不会忘记。刚才我抱他的头时,正是因为看到了那道疤痕,才发出惊叫的。”  为防搞错,年大水悄悄返回屋里查验,见那人左耳后确实有一道两寸来长、蚯蚓般粗细的紫红疤痕。见此疤痕,妻子那不堪回首的身世霎时又呈现在眼前。  年大水的老爹一辈子在凤陵渡摆渡、打鱼,在世时曾多次给他讲过妻子的身世。那年的一天黄昏,老爹在回家路上,看见一个衣着光鲜的小女孩在河边哭泣,就把她领回了家。那女孩虽然只有四五岁的样子,但模样可爱,聪明乖巧。女孩说,她叫茹意,家住汴梁城,爹爹姓赵,是朝中做官的,她是被一个男子从家里带出来丢到这里的。  年家距汴梁30多里,为帮茹意找家,他抽时间悄悄去汴梁打听有没有姓赵的官员丢了孩子。在一家茶馆里,他无意中听到有人议论,说朝中官员赵庆松,近来家中连续三次被一个自号“替天行道”的大盗光顾,盗得赵家一贫如洗,连夫人梳妆用的铜镜和胭脂花粉都被偷去了。  最神奇的是那大盗第三次到赵家作案。那天,他趁赵庆松上朝之机,骑一匹高头大马,抬一顶四抬大轿,大摇大摆地来到赵家。他让轿子停在门口,进府对大管家下令:“我家大人奉旨追查赵府被盗一案,大人怀疑赵府连续被盗,是府里有人与盗贼暗中勾结,今日特来府里访查。”随后,他以大人要分别询问为由,要赵府所有家眷奴仆男女分居两室,等候传问。被拘禁在杂物间的男人们,久久不见办案大人传唤,以为正在讯问女眷,而另一室的女人以为正在讯问男人。就在他们耐着性子等待询问时,“替天行道”早命人把那顶空轿子抬了进来,冠冕堂皇地把一应值钱物什,胡乱装进轿里抬出赵府,扔在大街乞丐和杂耍艺人聚集的地方。他还让轿夫放出话说,赵大人要乔迁新居,这些破烂统统救济穷人了。更要命的是,离去时,“替天行道”把四姨太的女儿给“偷”走了。  接下来,年梢公又听他们议论说,赵庆松年过五十,连娶三房夫人,只有大夫人给他生了一个傻儿子。六年前,他又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四姨太,生下一女,取名茹意。小茹意乖巧伶俐,十分可爱,被赵庆松视为掌上明珠。宝贝女儿被“偷”走后,赵庆松的精神彻底崩溃了,不久前,疯疯癫癫的他竟掉进池塘淹死了。  年梢公本想,如果小女孩的爹爹真是朝廷官员,把孩子送还给人家,说不定还能得些好处。现在得知赵大人已死,加上年梢公的妻子十分喜欢这个女孩,就改变主意把她收作养女。  随着茹意姑娘一天天长大,年梢公一直担心赵家前来索要,但随后传来的消息让他把心放进了肚子里:赵庆松死后不久,本已所剩不多的家产,被傻儿子败得一干二净,赵家树倒猢狲散,茹意的母亲也不知了去向。茹意姑娘长到16岁时,感念年家对她的养育之恩,就嫁给了长她两岁的年大水……  此时,善良老实的年大水既高兴又不安:高兴的是,妻子竟凭着儿时的记忆,认出了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仇人;不安的是,他实在不敢动手杀人。于是就想着法儿劝妻子说:“英子她娘,咱还是把他捆绑起来,交给官府处置吧。”年氏不满地说:“亏你还是个男子汉呢,你下不了手,我来。”说完,抄起一把渔叉走进屋去。年大水不放心,赶忙跟了进去……  三、冤冤相报  两人进屋时,那昏睡的大盗正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呓语:“年老弟,你女儿好像当年我在黄河边扔掉的那个小女孩,我对不起她呀……爹、娘,儿子已经给你们报了仇,儿子活不久了,很快就要去和你们团圆了……”  年氏见机不可失,举起渔叉准备下手。就在这时,在屋外玩耍的小英子不知何时跑进来,拉着她的衣角说:“娘,你拿渔叉要给俺捉鱼吗?你捉了鱼,给那个生病的伯伯做鱼汤喝好吗?”  闻听此语,年氏的手顿时软了,手中的渔叉无力地垂下了。  年大水听了那人的梦呓,脑中猛然想到那天那人换衣服时的异常情景:他救那人上岸后,取出一套衣服让那人换上,想不到那人换衣服时非让他离开屋子回避不可。年大水纳闷了:又不是女人,还保什么密呢?于是就隔着门缝朝里瞅了两眼。昏暗里,他发现那人脱衣服时非常吃力,腰部好像贴了块什么东西。他当时没有多想,现在看来,那人敢情是负了伤,而且伤得还不轻,肯定是为隐瞒伤情才那么做的。  年大水边想,边顺势接过妻子的渔叉,扶住她说:“英子她娘,这人身上有伤,我看他也活不久了,咱就别管他了。”  年氏望望那人,犹豫一下,自找台阶地说:“人都说梦里吐实言,听他的话,好像也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,咱还是先放他一步、搞清楚再说吧,免得整错了人。”她随后又说,“当家的,我有一种预感,官府在京城搜寻不到他,可能会到咱这里来。要不,咱把他先藏到地窖里吧。”年大水觉得有理,赶忙收拾去了。  年家的地窖就建在草房下面。说是放菜的地窖,还不如说是遇有危险时的避难所,所以地窖建得非常隐蔽,外人很难发现。  还真让年氏料中了,他们刚把夏殷志藏好,官府的人马就赶到了。结果可想而知:搜查一无所获,夏殷志躲过了一劫。  劫难过后,夏殷志似乎彻底相信了他们夫妇,把自己的情况陆续地告诉了他们。两人对他非常同情,买来药物为其疗伤,夏殷志的身体逐渐好转起来。  这天,年氏来渡口送饭肘,夏殷志叫住她说:“大妹子,你和大兄弟对我太好了,我思忖再三,有件事必须告诉你们,也好让它有个了断。”  夏殷志接着说:那天,他与年大水结拜时,一直怀有戒心,害怕他们故意将其灌醉,然后下手。因为他有伤在身,不好硬来,只好将计就计,装作不胜酒力,醉倒在地,暗中却藏有凶器,以防万一。他们若有啥图谋,他就乘其不备,突施杀招。那梦呓是他故意说给他们听的,虽是编的,却表露了他的真实心声……眼瞅着一场杀戮就要发生,没想到竟被他们的女儿给化解了。  年氏被夏殷志说得心里不由阵阵发寒:多亏了女儿及时出现,要不,问题就严重了。随后,她问夏殷志:“这么说,你先前暴露大盗身份也不是出于真心?”  夏殷志点点头说:“不错。我之所以在那时自报家门,主要是伤病交加,想用它来镇你们,让你们不敢轻易对我动手。因为,在我发现小茹意的模样与你当年的样子十分相像后,我就料定,你就是当年被我丢在黄河边的那个小女孩。更重要的是,我根据你不断用疑惑和仇恨的目光看我的异常表现,知道你已经认出了我,并准备对我实施报复,所以我才处处小心提防。谁知你们夫妻心地善良,见我伤病在身,命不长久,不但没有下手,相反还以德报怨,对我精心照顾。现在我仇已报,恨已消,不愿再苟活于世,我甘心情愿成全你,用我的命来给你父亲抵命,也好了结咱们之间那段冤恨。”说完,他伸出脖子,闭上了眼睛。  年氏惊得目瞪口呆,她原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,想不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。更让年氏想不到的是,他还要用生命来成全自己。她扶起夏殷志,安慰说:“自古道,冤家宜解不宜结,其实我心里已经原谅了你,我们两家的怨恨就到此为止吧!”她叹了口气,又说,“不过,我很想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做,你能告诉我吗?”  在年氏的追问下,夏殷志第一次对外人讲出了他的身世。他祖籍洛阳,自祖父起就经营珠宝生意,到父亲夏行安执掌门户时,不仅在洛阳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,而且还在京城开了两家铺子,“夏记珠宝”名扬汴梁城。  有一天,两个街头无赖到夏家店铺门口闹事,一个过路官员见状,对小混混猛训一通,并让手下将其赶走。夏行安向这位官员致谢时,得知他叫赵庆松,也是洛阳人。夏行安有心结交这个同乡,以便日后关照自家生意,就与他来往起来。  夏行安回洛阳省亲时,赵庆松托他从洛阳哥哥家中,捎一件祖传的青花瓷罐。夏行安见赵庆松如此信任他,满口答应了。  夏行安拿着赵庆松的信,回洛阳找到他的哥哥,他哥哥取出一件檀木匣子里的青花瓷罐叫夏行安看。只见那瓷罐高约一尺,罐面釉质透明如水,胎体质薄轻巧,洁白的瓷体上敷以蓝色花纹,古色古香,朴素典雅,一看就知是件价值不菲的宝贝。  赵庆松对夏行安说:“这件祖传宝,来自前朝皇宫,去年曾有一个古董商人出价两万两银子购买,我都没有舍得卖。现在,为了替弟弟打通关节,让弟弟仕途通达,才把它拿出来,路上你一定要小心。”  随后,赵庆松的哥哥当面把瓷罐用绒布裹好,又在匣子外面做了火漆封条,交夏行安带走了。  夏行安一路小心翼翼地把瓷罐带到汴梁,送到了赵家。赵庆松接过瓷罐,非常感激地说:“夏掌柜,为了我的私事,让您一路辛苦了。您先去洗把脸,中午就在我家吃顿便饭,咱兄弟俩好好喝两杯。”  夏行安到另一个房间洗过脸回到客厅,见檀木匣子仍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,‘他顾不上喝茶,催赵庆松当面开验。赵庆松打开匣子后,在场的人都惊呆了——那个精美绝伦的青花瓷罐,已变成了碎片。  夏行安实在想不起是怎么打碎的,无奈之中,他到古董商店询问,古董商人告诉他,根据他的描述,这件瓷器价值应该在两万五千两银子以上。夏行安只得按赵庆松哥哥说的价钱,承诺赔偿两万两银子。  一年后,一位精通古董的好友上门来访,见夏家穷困潦倒,问及原因。夏行安说了经过,又拿出瓷罐碎片给他看。好友细看之后,肯定地说,打碎的青花瓷罐是赝品。  直到此时,夏行安才明白,自己被骗了。赵庆松用“店铺解围、训斥无赖”的方法接近自己,拉上关系。然后让他捎“瓷罐”时,伙同弟弟用赝品冒充真品。捎到赵家后,又借他去洗脸之机,打碎赝品瓷罐,逼其赔偿。因檀木匣子外表完好无损,夏行安当然看不出来。  此事之后,夏行安气得一病不起,不久就含恨而逝。几个月后,他的妻子也郁郁而终。报仇心切的独生儿子夏殷志狂怒之下,一把火烧了破败的家,外出投奔一个江洋大盗拜师学艺。技艺学成,他一连三次对赵家下手,盗得他家一穷二白。  最后一次进赵家行盗,夏殷志把小茹意“偷走”,原打算把她丢进黄河淹死,让赵庆松伤心绝望。哪知走到黄河边时,一直被他背在背上的小茹意突然说:“叔叔,你累了吧,让我下来自己走好吗?”说着,还用小手帕给他擦头上的汗。看着小女孩天真无邪的模样,夏殷志再也下不了手,就把她丢在了河边。  最终,夏殷志成为名震江湖的“独行侠盗”。可有得就有失,江湖生涯也给他留下了终生遗恨:一次行盗失手,被人击中下身,落下了终生不能生育的病症,至今没有成家。这也是他历经“渡口风波”后,感到活着没有意思的重要原因。  四、母女重逢  一番话,说得年大水夫妻欷歔不已。年氏怎么也想不到,就像女儿发自童心的纯真善行,两次救了她一家的性命一样,当年,她也是因一派天真无邪的举动,才使自己幸免于难。也知道是父亲赵庆松有负于夏家在先,才造成两家冤冤相报……想到此,她对夏家的仇恨更淡了。不过,一想到母亲至今还音讯全无,生死未卜,眼圈禁不住又红了起来。  夏殷志见状,欲言又止。  当晚,夏殷志一人住在渡口边的草屋内。第二天,年大水夫妇来到渡口时,发现床头上放着一包银子和一块心形玉佩,夏殷志已经走了。再一瞅,北侧墙上,用木炭写有两行大字:“持此玉佩,去汴梁城东李家庄李秀才家。”  年大水夫妇虽不知夏殷志留下这话的用意,但想来总不会有歹意,于是一家三口就去了李家庄。进村一问,李秀才早就死了,家里只剩下一个老姑娘。他们找到李家,一个满头白发的妇人从屋里走出来。两人想,这大概就是那个“老姑娘”了。  交谈后,年氏拿出那块玉佩给妇人看。妇人看后愣怔一下,问她玉佩是哪里来的?年氏费了好大的劲,才讲明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妇人听后,发疯似的奔回房里,不一会儿,拿来一块同样形状的玉佩。年氏接过一瞅,只见两块玉佩质地相当、外形相同,只是上面的铭文不一样:一块上写着“亭亭幽兰,卓尔不群”;另一块是“谦谦君子,温文尔雅”。  看着看着,那妇人突然激动地一把搂住年氏号啕大哭起来:“小茹意呀,我苦命的闺女,老天有眼,终于让娘见到你啦……”年氏看母亲刚40多岁,就白发苍苍,也痛心地哭了。  年大水好不容易才劝得两人止住哭泣。妇人不等两人开口问,就主动讲出了她不幸的遭遇。  原来,她年轻时因模样俏丽,上门求亲者很多,后经媒婆牵线,父母把她许给了珠宝商人的儿子夏殷志。不久,夏家就送来了聘礼,准备择日迎亲。李姑娘特别喜欢聘礼中的那对玉佩,经常戴在身边。她万万没有想到,还没过门,夏家便连遭变故,先是店铺倒闭,接着公婆双亡,而后,未曾谋面的夫婿又离家出走,音讯全无。  这之后,朝廷官员赵庆松听说她貌美如花,就施展计谋,逼她做了四姨太。赵庆松虽然为人贪婪,但对她和她的女儿却十分宠爱。其间,她虽然有时也会想念夏殷志,但压根不知夏家是被赵庆松逼得家破人亡的。女儿4岁那年,她把最喜欢的那块玉佩戴在了女儿的脖子上。  年氏听母亲说到这里,忍不住说:“娘啊,那姓夏的既然在渡口草屋墙上留言,指点我们母女团圆,说明他早就知道您住在这里,他以前来看过您吗?”  女儿的话提醒了母亲,她皱眉想了一下说:“自从你姥爷、姥姥死后,我孤身一人,日子过得十分艰难,多亏有人暗中接济,夜里偷偷送些钱粮,我才能活到现在。我原以为是村中好心人帮我,现在想来,一定是他……”  母女俩正说着,在一边玩耍的小英子不知何时来到她们身边,小英子指着妇人好奇地问:“娘,这个老婆婆是谁呀?”年氏说:“傻孩子,她是你姥姥。”小英子欢喜地说:“姥姥,我怎么没见过你呀?你到我们家住吧,我让爹爹天天逮大鱼给你吃。”  李氏激动地一把搂住外孙女,高兴地说:“乖,你真是姥姥的乖宝贝。”  年氏接着又说:“娘啊,这么说,他一直没有忘记您。您别怪女儿说话离谱,要我说,他常年漂泊,您半生孤苦,要是您晚年能和他生活在一起,彼此也能有个照应呀!”  李氏听了,不仅没有责怪女儿,反而叹息道:“谁说不是呢,可谁知他这会儿又在哪儿呢?”  就在这时,忽从门外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。年大水推门查看,惊奇地发现,眼含泪水的夏殷志正站在院子里发呆。李氏母女见此情景,也都惊奇不已。  其实,夏殷志在渡口留言后,就悄悄赶到了李家庄等候。刚才,她们说话时,他一直躲在外面偷听,母女俩的话他全听了个清楚。  李氏把夏殷志叫到屋里坐下,问他怎么会有那块玉佩。  夏殷志说,20多年前的那天,他把小茹意丢到黄河岸边准备离去时,无意中发现了她脖颈上的玉佩,取下一看,竟然是他亲手挑选、送给李姑娘的那件聘礼。他问小茹意玉佩哪儿来的,茹意说,是娘给的,娘还有一块呢。夏殷志由此断定:赵庆松的四姨太,就是他先前的媳妇李姑娘。一怒之下,他准备打死这个让他蒙羞的“野种”。可此时,还不知自己命悬一线的小茹意见这个叔叔满脸通红,头上冒汗,竟懂事地拿出手帕要给他擦汗。夏殷志心肠一软,再也不忍心加害这个无辜的小姑娘,带上玉佩匆匆离去。等他冷静下来,想明白是因自己不辞而别李姑娘才被逼嫁给赵庆松时,小茹意早已不知去向。  后来夏殷志得知:赵庆松死后,其家人回了老家,李氏去了娘家。再后来,他见李氏生活艰难,就多次暗中资助她。但碍于自己的处境和下身残废的现实,他只能把万般情感埋在心底,没有勇气与她见面。  “噢,原来是这样。”直到此时,年大水才明白,那天,夏殷志之所以把他赶出草屋单独换衣,原来是害怕别人看到他下身残废的样子。  刚才,一家人欣喜重逢的亲密与和睦情景,深深感染了夏殷志,特别是小英子对姥姥说的那番童稚可爱、天真烂漫的话,更是激发了他对人间真情、天伦之乐的渴望。同时,让他顿感人生在世,名利、财富,甚至刻骨仇恨都不是最重要的,而最可贵、最值得珍惜的,是那久违的宁静、安逸和融融亲情。想到这里,一阵深深的伤感袭上心头,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。  听完夏殷志的话,李氏无限感慨地说:“老夏呀,你为了给父母报仇,竟然狠心连自己的媳妇都不要,没想到我外孙女的一片童真之心,不仅在凤陵渡阻止了你行凶伤人,今天还让你的人性复苏,这真是童真无敌呀!”  夏殷志亲切地抱起小英子,布满沧桑的脸上露出了久违、温馨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