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现代故事 >文章内容

当一回领导

作者: 顾文显 来源: 《故事家》2011年第03期 时间: 2013-05-24 阅读: 15024
  老张下岗后待着没事做,通过朋友引荐,来到北方某市的《胡同报》打工。这其实是私人承包的娱乐类报纸,老张负责把每天收到的信件拆封登记,再分门别类提交有关编辑。老张满足得不得了,凭他这点儿文化,也算当上了编辑!为了显示自己的敬业精神,他每天总是第一个早早地到单位,打开水,扫房间,尤其是领导的办公室,被他收拾得一尘不染。有时,社长和主编高兴了,会拍拍他的肩:“老张,辛苦你啦。”老张心里就跟抹了蜜似的。这么多编辑,领导拍过他们的肩吗?他感觉自己是领导最信任的人,差不多赶上领导了。  有一天早晨,老张照例早早去给领导打扫办公室,刚上楼,见一个拄着双拐的男人候在社长办公室门前。这种人肯定属于弱势群体,老张是用不着恭敬的,他很严厉地问:“你找哪个?”那残疾人怯生生地问:“领导,我可以进去吗?”  领导?老张心里登时一热,他把我当领导了!反正没人在场,他打开社长办公室的门,索性往沙发上一坐,腿也学着社长那样架起来,威严地问:“什么事?说。”  那残疾人讲,他受了骗。几个月前,他从《胡同报》上看到一则征婚广告,广告上说,有位成功女士丧夫后想找伴侣,只要能给她一份温暖,其他不计较,残疾人想,他可以给女士温暖,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于是他按广告上说的给南方某省打了电话,本来不抱什么希望,哪里晓得,那位女士十分欣赏他的勇气和对女人的细致,居然同意跟他处朋友!残疾人给中介打去了五百元的介绍费,终于获得了与女士单独联系的权利。然而,残疾人做梦也没想到,那女士找上门来与他淡婚论嫁,骗去他的所有积蓄,接着从人间蒸发了,连中介的电话也再打不通。他意识到自己上了当,所以,不远几千里找到报社,要讨个说法。  听了这番哭诉,老张很是气愤。这广告部只想着提成,不惜发虚假广告,哪里把商业道德放在眼里?他老张前一段求职,就没少吃这虚假广告的苦头。如今他是“领导”了,能坐视不管吗?他就板起脸来,先教训那残疾人一番,批评他不该轻信,尽管广告说得天花乱坠,可自己总得拿脑子分析吧,更不应当见色起意,随便把钱借给对方。说得残疾人连连点头。老张借口去厕所,给广告部主任打了个电话。主任一听有人找上门了,紧张异常,在电话里十分感激地说:“老张老师,谢谢您帮我挡一阵子。可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,麻烦您代我一手处理算了。”  这正是老张想要的效果!假如主任真的来到,他这冒牌领导岂不穿了帮?偏偏这时社长、主编都来上班了,老张悄悄过去跟真正的领导汇报,并夸张地说,他已经把对方的火压下去了。近儿天上级部门正搞考核,社长最怕出乱子,见老张替他挡了事,极满意地点点头:“很好。你上午的活先别干了,把他弄走就行,别让他再回来,影响咱们的工作。”  领导可真配合呀,老张今天这领导是当定了!他直接把残疾人带到走廊里,轻声说:“我代表单位,请你吃顿午饭,你怪不容易的。”残疾人正好饿得发昏,就忙不迭地答应了。  老张跟对方说,你被骗钱这事没证据,到哪儿也告不赢,还是抓紧回去赚钱,一切从头开始为好。那损失,只当交了学费。几杯酒下肚,残疾人被说活了心,答应坐车回家。这顿小吃,老张只花了五十元,为了证实他的领导身份,他当面跟饭店要了发票。他办的是公事,回去得让社长给报销。接着,他打发残疾人上了去火车站的公交车。老张喜滋滋地回到编辑部,见广告部主任已经来上班了,领导们刚吃完饭,正在办公室打扑克呢,老张说了句:“送走了。”  听说那残疾人走了,社长和主编都松了一口气,广告部主任不住地鞠大躬:“辛苦张老师了,哪天我请你吃饭。”老张早听说,这位主任还从来没有请过部下吃饭的先例,人家这么重视他,当真是给足面子了。他大度地一挺胸:“等哪天,我请您。”  虽然没什么具体奖赏,老张觉得这是自己做得最漂亮的一件事:一顿饭五十元,自己吃掉一半,等于花费二十五元,却被残疾人当成领导千恩万谢。主编、社长也满意,主任还破天荒对他说了那么多甜言蜜语……就算打麻将,也不止输这么点儿嘛。想到这儿,老张高兴地回了家。反正领导不让他早去了,第二天一早,他结实地睡了个好觉。  老张还没起床,手机响了,是社长打来的:“老张,你磨蹭什么?”老张赶紧说,是您不让我早去的呀。社长火了:“不该早来时,你早来;该早来时,你却躲了。你昨天怎么搞的?不是说送走了吗,可那瘫子又回来了,你马上赶过来处理!”  老张的脑袋一下大了。他立即打车赶到单位,一看,残疾人果然坐在他的位置上!社长单独把老张叫了过去,先批评他办事浮躁,之后义和蔼地说:“老张,你昨天已经插了手,今天领导就不便再过问,还是由你负责,无论想什么办法,一定让他走,明白吗?”老张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。  这阵子编辑们和广告部的同事们都很知趣地避开了,老张又进入了领导的角色。他问:“昨天不是说好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?”残疾人说:“主任啊,昨天我酒喝得有点高,忘记了一件要事,我被骗走的那些钱怎么办?都是受你们报纸广告误导,你们要负责任的。”  老张为难了,对这样的人,没法跟他动粗,若是他往地上一躺,麻烦就大了。社里赔他钱?工资都俩月没发了,给钱的话,领导还用委托他?可让他老张掏,他口袋里揣着的那点儿钱是他的全部家当,那不等于生生割他的肉吗?不过,这可足社长、主编都处理不了的难事啊,看来非他老张莫属,老张威严地说:“广告上并没让你交钱更没让你借钱对吧,因此你交钱是私人行为,按照法律,本报不应当负责。然而,鉴于你是残疾人的特殊情况,可以考虑救助你五百元钱和返程车票。”残疾人当时眼泪又下来了:“谢谢主任。”  老张小声说:“什么主任,我足社长兼主编。我的专车送去大修了,现在我亲自打的送你上火车站。”残疾人很满意,不住社长、主编地叫。  老张亲自为残疾人买了火车票,还有他一路上吃的东西。埘方感激得不住地夸奖他:“真是党的好干部。”老张心里那个甜呀,他老张写了多少份入党申请书,连边也没沾上,如今不用他自己开口,不但成了领导,还是党的好干部!赔那么千八百元算什么,换成别人,想遇上这等好事,他得有这运气才行!老张飘飘然回到单位,见地上堆着厚厚的信件等他拆,心里不禁有了些失落感。本领导临时负责处理公事,这信件你们难道不会自己拆?此时,广告部主任过来,老张以为他要道谢呢,没想到对方竞斜了他一眼:“老张,让我说你啥好呢?三言两语让他滚蛋得了,却浪费了多半天,啥效率!”老张万分委屈,不是你昨天不敢露面,让我辛苦的吗,还要请我吃饭,今天见问题解决了,咋变这腔调了呢?可话说出来却成了:“主任,我是顺路办了点事,这些信件,我马上处理。”  周一一大早,有人敲门。老张开门一看,社长、主编还有各部门的主任都来了。他以为领导是登门道谢的呢,没想到社长告诉他,那残疾人又回来了,还声称要把官司打到底。老张说:“我亲自给他买的火车票,他怎么可能……”广告部主任阴阳怪气地插嘴:“又请吃饭,还给买车票,赶上孝子了,换成我,我也回来!”  这真是岂有此理!这广告部主任最不是东西,明明是你惹的官司,人来了你像孙子,换个场合,又浑身上下全是能耐。社长亲口说过“无论想什么办法”,这其中不包括吃饭车票的事吗?老张没来得及争辩,社长掏出一沓钱,叹了口气说:“这两千块钱包括你上两回的花销!老张师傅,一事不烦二主,我们不便半路上插一杠子,还是你去处理吧,一定要亲自把他护送到家。不过丑话说在前面,真送走了,另有奖励;若是总留后遗症,你就不必上班了。”  老张清楚,领导的确是感到事情难办,才肯出血掏这么笔巨款,什么一事不烦二主,那是当领导的艺术。但为了保住这份工作,他只好背诵着“各向各,不算偏,各保其主不算奸”的古训,气喘吁吁地直奔单位。果然,那残疾人在收发处等着他呢。没等老张发作,对方先笑了:“我早就看出你不是领导,所以,特地当面跟你道个谢,然后我去法院告他们。”  什么?我怎么会不是领导?  残疾人凄怆地笑了:“领导假如有人心,就不能办这类骗人报纸,他又怎么可能有你这种和蔼态度?再说啦,你见领导有像你这样穿戴的吗?大哥,我是受过欺骗的人,不忍心转过来骗你。这是你替我花费的钱,你收好了闪在一边,看我如何跟这骗人报纸打官司。”  老张不能接残疾人的钱,让《胡同报》的经营者买单吧。他拐进一家小吃部,要了一瓶白酒。真惭愧,自己千载难逢地当了一回领导,却连个残疾人都没瞒得过。那真正当领导的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啊,老张悟不透。但酒喝到一半,老张又高兴了,幸亏自己不是真正的领导,骗了人,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!这报纸老张清楚,即使不出假广告的事,也迟早要倒闭,那么,他早被炒和晚被炒有什么区别?社长给的这点钱,倒是赚了的!想到这儿,老张在酒桌边就唱了起来,吓周围人一跳:“不要问我从哪里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