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民间故事 >文章内容

雷横放羊

作者: 编辑整理 来源: 编辑整理 时间: 2013-05-24 阅读: 8792

  这是雷横没有上梁山前,小时候的一个故事。
  插翅虎雷横家贫如洗,三岁死了爹,八岁死了娘。他伯父把他从定陶带到了郓城,混穷为生。常言道:祸不单行,人若倒霉,称二斤小盐也生蛆。他长到十二岁时,伯父又染病死去。雷横哭成了泪人,在邻里的帮助下,总算把伯父发送出去。无奈,雷横只得给外号叫“挤干油”的羊贩子家当长工,给“挤干油”放羊。
  雷横十二岁,个儿长得也不高,但身子骨灵活似猿,蹦跳如飞,心灵手巧。一天,一人把雷横送给了“挤干油”。这“挤干油”一挤巴眼一个心眼,要不外人怎么会给他送了个“挤干油”的外号呢!他有一百个心眼,九十九个好的,只有一个坏的,可是这个坏的盖在顶,对别人时时用,那九十九个好的,只对自个儿使用。再说"挤干油"把雷横带到家,领他看羊圈,他指着圈里五十只羊说:“我可是可怜你才雇你放羊啊。我家有个规矩:头一个嘛,不能把羊放瘦了,瘦一斤扣你一文钱;这第二条嘛,放羊不能拴着放,少一个扣你一年的工钱;第三条嘛,干满四年。吃饭嘛,给你什么吃什么,你认为能干就干,不能干就算了。工钱每年百文,还得四年后一齐开给。你考虑考虑,能干吗?”
  雷横想了想,在人屋檐下,怎能不低头?再困难,总算有个吃饭的地方啊!心一横说:“行啊!”
  雷横赶着羊就去了黄泥岗,那岗高高低低,沟深水氏睡一急。羊在山坡上吃草,他就爬上了一棵树。起初还好,羊在那老老实实吃草,雷横心想这活还行。谁料,羊一吃饱可就不行了,到处乱跑开了。他从树上滑下,急忙往一块赶,跑这边赶,那边羊又跑了,不管他怎样吆喝,羊就是不听,叫它们往南,它偏向北,在那蹿高坡,奔深沟。雷横也只得蹦上蹿下,赶回这几只,那几只又跑了,累得他浑身是汗。
  雷横东跑西奔,一天没停脚,天黑总算把五十只羊赶回到东家的羊圈里。他累得连饭也不想吃,倒在羊圈外小房内便睡。一下睡到半夜方才醒来,肚中饿得咕咕乱叫,想吃东西,哪里有呀!
  第二天一早,腰里掖了两个硬窝窝头,又赶羊去黄泥岗放。天天就这么东跑西跳,越沟追赶羊,一下放了半年。小雷横同羊有了感情,一只只给它们起了名字,有的叫“花脸”,有的叫“黑头”,有的叫“白白”,喊谁谁听话,叫哪只,哪只就乖乖地走来。半年时间,羊都长大了,肥了。"挤干油"一看行了,把五十只羊一下赶到集上卖了,又买来一百只小瘦羊。小雷横还得再从头训起,还是上跳下跑,蹦跳不停。又过半年,“挤干油”又把大肥羊卖了,再买小羊。雷横数着指头,快到四年了,忍气吞声就这么放啊放啊。这四年吃了不少苦,他却练就了一身蹦跳本领。三丈五丈的沟,他不费劲一跃“嗖”地越了过去,真像插翅虎一般。从此,人们给他送了个绰号“插翅虎雷横”。
  再说雷横放羊,第二天就到四年了,心想拿钱,自个买羊放,再也不受:“挤干油”的气了。他一高兴,吃过晚饭就去找“挤干油”,来到账房,对“挤干油”说:“东家,明天我放羊到四年了,把工钱给我算算吧!”“挤干油”一听,不由吃了一惊,两只狼眼望着雷横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站起说:“好吧,工钱少不了,我得看看羊肥不肥?回来再结账。”说罢向羊圈走去。因天黑,哪能看得清?"挤干油"向羊圈一伸头,马上脸变了,蛤蟆嘴一咧,指着雷横道:“你还想要工钱啊,来放羊咱可是有言在先,瘦了、丢了怎么说的?你看看,羊一只只瘦得四条腿撑着,要不是有四条腿,早饿趴下了。还想要钱?我没让你赔就算便宜了你。”说后走进账房。
  雷横听后,就想发怒,一想不可,他点点头没再吭声,你想赖啊,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了。咱骑驴看唱本--走着瞧。我已是十六七岁的汉子,还能混不上饭吃?一不做二不休,他又走进"挤干油"的账房,说:“东家啊,你别同我一样,当时说的条件我真的忘了,你一提,我就想起来了,羊是瘦了点,等我放肥再算行吗?”“挤干油”点头道:'对呀,我看你是个老实孩子,不同你一般见识,好好放吧,我亏不了你。”
  第二天一大早,雷横把羊赶出了圈,他把羊不是赶上黄泥岗,而是顺着大路向高新店大集赶去。到集上就把膘肥体壮的一百只羊,全部卖掉,卖了五十两银子。他越想越气: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,我让你知道雷爷的厉害!他在集上买下了十只又肥又壮的大公鸡,天黑赶了回去。把十只鸡沾满油,系上双腿,点着鸡尾,扔进“挤干油”后院屋上两只;又点着另外几只,分别扔进前院房上。不一会儿,十只鸡在前、后院连叫带飞,哪里有柴禾往哪里钻,有的拱进屋里,刹那间大火熊熊燃烧起来。“挤干油”前院、后院跑,跑着喊着:“救火啊,我家失火了!”他喊啊喊啊,人们听见当着没听见。火越烧越旺,“噼噼叭叭”响个不停,一直烧到半夜。人们天明一看,“挤干油”的宅院,变成了平地,也找不到“挤干油”到哪去了,是烧死了还是心疼家财气死了呢?谁也不知道。
  雷横放火烧了"挤干油"的家院,离开了郓城县,直奔泰山,拜师学艺去了。以后怎么回到郓城,上的梁山那是后话。有诗赞道:雷横年幼意志坚,智斗“干油”众称赞;“干油”宅院烧平地,嫉恶如仇美名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