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鬼怪故事 >文章内容

凶眸

作者: 守望天使 来源: 原创投稿 时间: 2013-05-24 阅读: 8409
  刚过四十的王清莫名其妙的摔了一跤,摊了。躺在床上,口水像一条白色的小蛇在她的嘴角触动,脑袋犹如破布口袋耷拉在一边,连嗓子里都像塞了块石头发不出一点声音,浑身除了眼球几乎没有能动的地方。她只能无奈的瞪大眼睛,体会着这比死还恐怖的感觉。      突然,门咣当一声被撞开了,门外跌跌撞撞滚进两个人来,王清努力的调整眼珠去看,是丈夫抱着小保姆在接吻。      王清气得瞪大了眼睛,嘴里发生呜呜的呜咽,她恨不能站起来撕碎这两个不知廉耻的人,又恨自己连咬舌自尽力气都没有。人生最痛苦的事摸过如此,想死都死不了。妖异般的喘息声像箭一样刺穿她的耳膜扎进她的心里,她死死闭紧双目,不让眼泪流下来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她最后一点尊严……      终于喘息声在一声低吼后结束,许久,王清听见小保姆问:“你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?”      “这,你看她都这样的,撑死也活不了几天,到时候你还怕我不娶你吗?……”      “真的!你没骗我?我可告诉你,你要是敢骗我,有你的好看,我可不是你老婆傻到你给她下药她都不知道!”      “说什么哪?我爱的是谁,你还不知道吗?要不是为了你,我能把我老婆毒瘫了?”      “嘻嘻……”      俩人一阵嬉笑之后,走出了房间,顺手也关灭了灯,黑暗中王清刷一下睁开眼睛,死死的瞪着漆黑的天花板,眼珠被瞪得突出眼眶,在黑暗中发出一种妖异的光芒。      第二天,张宇发现王清死在了床上,眼睛爆睁,他被吓得一哆嗦,用手抹了一下她的眼皮,可是眼皮纹丝未动,眼睛还是死死的瞪着,他觉得那眼神根本不像是死了,反而发出一种让他害怕的光芒。他再也不敢独自面对她尸体,咧咧跄跄的跑了出去拨打120,很快她的尸体被拉走了。      王清的葬礼很简单,去的人很少,王清本来就没什么亲人,至于她的朋友张宇一个都没通知。整个葬礼张宇没掉一滴眼泪,这一天他期待了许久,没有了王清他就完全自由了。至于小保姆那个农村丫头,他可不想娶她,掉档次,让朋友们笑话。      葬礼结束后,他开车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怎么才能摆脱小保姆的纠缠,最好一分钱不搭就甩了她。很快一个计划在他心理形成,他拿起电话,给最好的哥们打了一个电话,说完后,哥们在电话里一阵奸笑,挂了电话之后。他没有直接开车回家,而是满街里转悠,转悠了将近四个小时,天基本黑透的时,他突然加大了油门,直奔家里。      到家后,他快速的扑进了卧室,看见好朋友躺在自己的大床上,正喘息着,他立刻扑上去,可是不对,他甚至来不及收住身子,已经趴在了好友的身上,接着好友的嘴里发出了一声惨叫,然后一只大网撒在了他们身上。      小保姆冷笑地看着他们,手里拎着一把尖尖的刀,刀尖上闪着寒光。      张宇吓呆了忘了反抗,傻傻地问:“小翠,你要干什么?快放了我。”      小翠抿着一张鲜红的嘴唇,表情阴冷,提刀的手不时地在张宇的脸上轻微摇晃。      “放了你?……那你得求我!”小翠怪声怪气地说。      “好好……宝贝我求你,求你放了我们吧!”      “我就喜欢你这种低贱样。”小翠的脸因为兴奋而变形。“不过,我不会放过你的,你就等死吧!”小保姆说道“等死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恨得咬牙切齿。      “别,宝贝,别闹了,快放了我们。”      “放了你们?放了你们?”小保姆探下身子用刀轻轻慢慢的划着他的脸,血象蚯蚓随之露出了头。      “不要!求你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,钱……”      “我不要钱,地狱是花不了钱的!”小保姆笑得诡异,眼里闪出了一道妖异的光芒,让张宇突然想起了去世的妻子,顿时毛骨悚然。      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张宇颤颤抖抖地问了一句。      “哈——哈——哈——”小保姆大笑,手里的刀放下,俩只手伸向脖子后面用力的拉扯着她的皮肤,一对眼珠啪一下掉了下来,正好砸在张宇的鼻子上,把张宇吓得哇哇大叫。接着她拿起了刀从他的脖颈慢慢的划下去落,每到一处,张宇都会吓得浑身颤抖,嘴上奶奶,祖奶奶的乱喊着。      刀一直划到他的心脏,她突然发力,刀直直地扎进了他心脏下面的肚子上,然后用力一拔刀,鲜血像喷泉一样涌出,喷了小保姆一头一脸,小保姆贪婪地伸着舌头去添落在唇边的血,样子就像个好血的女鬼。      张宇身体随着她拔出刀子,剧烈的抽搐着,眼神中有种绝望无助的恐惧,样子就像瘫痪在床的妻子,扮演羔羊的角色,在最后生死关头他甚至没敢反抗。      许久他悠悠转醒,看见小保姆正在添刀上的血,她的脸皮被撕裂了很大一块,耷拉在脖子上,该是脸的地方血肉模糊,本来该是眼睛的部位变成了两个黑洞洞的窟窿。张宇心里发毛,他想再次轻饶,可她的刀使劲往他身上一捅,他只闷哼了一声,就昏死了过去。     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,天色微亮,他看见小保姆浑身是血的到在自己面前,而他哥们也断了气,冰冷地躺在地上。      他挣扎着坐了起来,刚拿起小保姆手上的刀,门就被人使劲的踹开,紧接着几个拿枪的警察冲了进来。      “不许动,举起手来。”冲在前面的警察暴喊。      张宇拿刀的手正要放下,可他突然看见一对眼珠在墙上突出来,然后慢慢的向一位警察身上靠近。      张宇恐惧的挥起了刀想要去斩那双妖异的眼球,他的刀还没挥出去,一颗子弹砰一声射进了他得胸膛,      他的灵魂脱离了身体的时候,看见妻子正以怪异的姿势趴在小保姆的身上冲着他微笑。